2021年廉政月报 第5期
分享
发布时间:2021-05-28 | 浏览:202 次 | 来源:地勘院 | 作者:纪检科 | 【

江西开出首张反浪费“罚单”

蛋糕切的不好看,就要被丢掉?511日,九江市浔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针对垃圾桶里的一袋蛋糕,开出了全省首张反食品浪费责令改正通知书。 4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食品浪费法》正式施行,这意味着,惩处“舌尖上的浪费”有法可依。近期,浔阳区市监局工作人员对食品生产经营单位进行相关检查,范围涉及餐饮、超市、蛋糕房等。511日,市监工作人员对湖滨财校附近的东方饼店进行检查时,在裱花间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一袋被丢弃的蛋糕。饼店工作人员表示,这一整袋蛋糕是制作过程中产生的边角料,并不存在食品安全问题,既没有变质过期,也没有沾染污损,仅仅是因为被切除的形状不规整。据悉,将不存在食品安全问题的食物随意丢弃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食品浪费法》,“这些蛋糕可以免费品尝,可以低价处理,也可以无偿捐赠给社区的困难人群,唯一不能做的就是浪费。”因此,市监工作人员根据《反食品浪费法》第二十八条第三款对东方饼店下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要求在生产过程中严禁浪费食品原材料、半成品及成品。浔阳区市监局食品经营安全监管股股长张志明介绍,反浪费检查将会作为日常工作进行,监督和处罚不是最终目的,希望通过这些工作督促相关单位提高厉行节俭的思想意识、养成勤俭节约的习惯。

来源:《新法制报》

宜春:通报3起隐形变异“四风”典型问题

为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治“四风”树新风,进一步严明纪律规矩,持续释放正风肃纪的强烈信号,宜春市纪委市监委对近期查处的3起隐形变异“四风”典型问题公开通报曝光。

樟树市财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方军辉违规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购物券问题。20213月,方军辉收受管理服务对象黄某所送商行香烟购物券1张,并将此购物券拿到该商行兑现,兑得现金4320元。20214月,方军辉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樟树市城投公司副总经理刘宁违规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购物卡问题。2020年中秋和2021年春节期间,刘宁先后两次收受管理服务对象严某所送商行储值购物卡16张,共计价值9600元。20213月,刘宁委托他人,将上述所收购物卡拿到商行购物和兑换现金。20214月,刘宁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樟树市交通局稽查股股长熊金胜违规收受管理服务对象礼品购物券问题。2021年春节前夕,熊金胜收受管理服务对象黄某高档香烟2条。20213月,熊金胜收受管理服务对象李某所送商行香烟购物券1张,并将此购物券拿到该商行兑现,兑得现金1440元。20214月,熊金胜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来源:http://www.jxlz.gov.cn/pgt/202104/t20210429_97834.htm

十多年的“朋友”就是真情吗

“这里面只有收了钱的人才会进来,我哪里收了钱?我马上要当县长了,这肯定是谁在害我!”2020828日,在被带往留置点的路上,江西省庐山市委原副书记周麟焦急地和办案人员争辩着。

就在此前不久,周麟还是县长的热门人选。他没有想到留置通知书比正式任命书更早到达。这位年仅30岁就当上县委常委的年轻干部,刚开始对身边人“一手给钱、一手办事”的直接请托能够保持警惕,最终却没有抵挡住“友情”的糖衣炮弹。20211月,因受贿126万余元,周麟被判处有期徒刑37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热衷社交背后的隐患

谈到周麟,九江市纪委监委的办案人员对他印象颇为深刻。这不仅仅因为他是九江市近15年来查处的最年轻的处级干部,更在于他与人交往的方式。在办案人员看来,周麟说话很客气,没有官架子,会交朋友,也爱交朋友。为官十几年间,这一为人处世的特点是他的优势,后来却成了他的弱点。擅长社交既帮助周麟打开工作局面,也在不知不觉间开始给他带来负面影响。拆迁过程中,蒋李二人成了周麟的朋友。审查调查发现,周麟收受的贿款中,有不少来自蒋李二人。此外,从乡镇开始,丰富的社交生活就一直填充着周麟工作之外的时间,他享受社交的感觉,将饭局上聊聊天、吹吹牛视为一种放松。在庐山市工作后期,他甚至给人留下了热衷吃喝的印象。

【执纪者说】走上仕途后,周麟很好地发挥了擅长社交的优势,在基层一线工作中取得了不错的业绩,与此同时,他却忽视了与人交往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可以说,在乡镇工作期间养成的社交习惯,以及结交的一些商人朋友,都为他日后的违纪违法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前期“一帆风顺”少的是停顿积淀

如果给周麟的工作经历划分阶段,成功提拔副县级干部,是他为官生涯的关键一步。2011年,30岁的周麟通过竞争性选拔成功入围九江市副县级领导干部任用人选,并被任命为星子县(2016年改为庐山市)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县委统战部部长,成为九江官场上耀眼的“政治明星”。不过,表面的光环和现实的遭遇却形成了“反差”,由此造成了周麟心理上的“落差”。他本想找朋友聊聊天,排解一下心中的苦闷,却无奈地发现,但凡有点交情的朋友,在自己当上县委常委后,“三句话不离请托办事”,吹捧奉承之外,全无情谊可言。周麟感到厌恶,他们只是盯着自己手中的权力。只有两个人没有让周麟厌烦——他在乡镇工作时结识的蒋某某和李某某。周麟甚至说,“参加工作以后,应该只有他们两个算得上我的挚友了。”

与其他直接用钱向周麟示好的老板不同,绝大多数时间,蒋李二人对周麟只谈感情,不提要求。在周麟看来,他们爽快大方,不给自己惹麻烦,还是难得的倾听者。他们带周麟逛街消费,和他套近乎,但并没有表现出要他帮忙办事的意思。有时他们会主动提醒周麟,与某某老板交往不要过于亲密,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果生活上需要钱,可以从他们那里拿些用。

十几年的交往中,周麟感到,蒋李二人是真心为他着想,焦躁时予以安慰,失落时提供精神支持。周麟升任星子县县委常委后,每年春节,两个老板都会到他家拜年。李某某后来还管周麟的父母叫起干爸、干妈。

在周麟心里,友情产生的信任已经盖过了他对政商身份应有的警觉。

【执纪者说】与周麟同一批被提拔的副县级领导干部中,只有3人被任命为县区党委班子成员,周麟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然而周麟没有看到组织对自己的历练,反而认为受了冷落。年轻气盛的他社会阅历相对不足,又没有足够的沉淀积累,既骄也躁的情绪传递给商人老板后,他们迅速找到了可乘之机。

模糊的政商界线

“围猎”者通常先取得对方的好感和信任,再适时提出要求。蒋李二人也不例外。在与周麟的密切接触中,他们了解到他对钱的需求,也深知他明确提出的底线:直接送钱请托办事,是绝对行不通的。他们选择为自己的真实目的罩上友谊的面纱,十余年间,每年拜年都会留下一两万元的红包。

周麟也曾有过“无功受禄”的不安。蒋李二人第一次留下红包的2011年,周麟刚刚离开庐山区到星子县任职。那时的他对纪法规定只有大致印象,自信地认为蒋李二人已不再是他的管理服务对象,可以当作纯粹的朋友。红包是朋友的礼物,与权力毫无关系。办案人员介绍,周麟最反感唯利是图的人,但如果先和他成为朋友,再请他办事,他就容易自我麻痹,认为这是对朋友尽仁义之责。所有给周麟送钱的朋友,他最后都帮了忙。很显然,周麟将蒋李二人给他送钱与请他帮忙完全分开,后来在子女上学、承接工程等方面为其提供帮助。殊不知,这一个个红包和一次次请托早已构成权钱交易的事实。

毕竟相识十几年,很难说他们之间没有一点情谊,但遗憾的是,周麟始终没有看清两人的真实面目。

周麟不知道的是,在办案人员面前,蒋某某曾说,和前途好的领导干部交朋友,对我们总没有坏处。他这么年轻,希望他走上县委书记的岗位后,我们可以从他身上获取更大的利益。

【执纪者说】从周麟做乡镇主官开始,商人老板就开始对他进行感情投资。一方对金钱的私心和另一方对未来回报的期待与友谊交织在一起,隐藏起利益交换的实质。缺乏沉稳判断力的周麟能够分辨一些老板表面的功利,却没有看清自己与蒋李二人友谊的复杂性,最终被假象迷惑,掉入温情陷阱。

不受拘束的小节

虽然周麟自称职位越高,交心朋友越少。但在外人看来,他经常吃吃喝喝,八小时外饭局一直不断。采访过程中,他也反思起广泛社交、热衷吃喝给自己带来的不良影响。

最突出的表现是工作方式的变化。在乡镇,周麟是同事口中为人和善的年轻领导,但自从40天无上访完成拆迁工作后,他认为自己不仅能够独立做事,而且老同志做不好的他也能完成。尚未经过沉淀就膨胀的心让周麟开始享受朋友的奉承,而周围人看他喜欢吃喝,见风使舵,饭局上的众星捧月又进一步助长了他的得意。

在工作上,飘飘然的情绪容易转化为盲目的自信和绝对的强势。庐山市的一些干部记得,在担任常务副市长和市委副书记期间,周麟会以非常严厉的方式推进工作,有时一点小事不合他意,便会大发脾气。“应该说那时候我错把酒肉朋友的吹捧当作真本事,工作推进稍有不顺,就会非常焦躁。”周麟对记者讲道。

更为不利的是,周麟的社会声誉在不断降低。他长期想当然地以为,只要自己不违规为朋友谋利,吃饭喝酒的交往都可以接受。办案人员发现,在庐山市任职后期,周麟几乎每周末都回到九江市里吃饭,有时还主动组局。虽然组织曾多次提醒他注意吃喝和交友问题,被虚幻的吹捧冲昏头脑的周麟依然毫不在意。2017年前后,周围人渐渐听说,周麟还和九江市黑恶势力有着密切往来。

谈到这些,周麟有些悔不当初,“我后来才知道,包括涉黑涉恶组织成员在内的一些人,只因参加了我在场的一个饭局,便号称和周市长关系很好,到处吹牛,给自己谋好处。”

20204月,九江市纪委监委接到问题线索,反映周麟涉嫌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他受贿的情况也随即暴露出来。被留置前,他仍然沉浸在吹捧奉承中,畅想着未来的仕途。事实上,他入党时立下的为人民服务的初心,不知不觉间早已消弭在吃吃喝喝的灯红酒绿中。

【执纪者说】小节不保,终累大德。常年在经济社会发展一线工作的周麟,对纪法约束充满抗拒,甚至认为监督就是“找茬”。仕途的顺利更让他放松了自我要求,将作风问题完全与私生活等同,认为只要工作做得出色,吃吃喝喝不是大事。这背后是一名年轻干部的自满与傲慢,更是他对党纪国法的轻蔑与无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